nili桑

Careless Whisper

【虫贱】冻疮

*没车 其实算spideypool无差_(:_」∠)_


*ooc有 私设有


*短篇一发完



*死侍长了冻疮 怎么也治不好




纽约好邻居蜘蛛侠最近觉得死侍很奇怪


好吧也不是说死侍有不奇怪的时候,毕竟人人都把这个不死雇佣兵当作怪胎,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会认同怪胎那些疯言疯语呢?


但是彼得实实在在感觉到韦德最近更反常了,虽然他还是一如既往开着那些下流的黄色笑话,一边调侃着自己的纽约翘屁股一边跃跃欲试地准备实施点什么死侍混乱的大脑中永恒不变的肮脏想法;还是在夜巡时说着千篇一律的骚话把撩拨自己当作日常任务,但是从来都小心翼翼地掩饰着自己内心深处真正的想法。


是的。

死侍对他崇拜与敬仰的蜘蛛侠,他那满溢出来的示好与爱意永远只是点到为止,流于表面。不知道是害怕给的太多惹对方反感厌恶还是害怕对方真的心动了覆水难收。


要说书呆子彼得是怎么看出来的嘛。那是因为他正被同样的想法困扰着——

他爱上了死侍。

不知道是嘴炮雇佣兵哪个吐槽精准地戳到了他这个nerd的点,还是某天这个身材火辣的搭档过紧的紧身衣,反正总有那么四五个时刻,这个打扮的像个红色避孕套的男人就是让彼得觉得他妈的该死的性感。

当然他也有很讨厌韦德的时候,比如他按照那一套毫无普世价值的道德标准使用暴力的时候,比如他喋喋不休跟自己报备他的一大堆情史的时候,比如他以伤害自己为代价保护自己的时候,比如他执行任务之后躺在死人堆里血肉模糊缺胳膊少腿儿还若无其事地说着“hey!Spidey!你介意把我的手臂当书包带背我回安全屋吗?”的时候……

再比如最近,噢对了,还记得彼得说他最近觉得韦德很奇怪吗?

是的。

因为纽约这反人类的寒冷天气,韦德的手上生冻疮了。

这真的是一件很讽刺的事情,伟大的自愈因子能治好任何的刀伤枪伤,能让被吃掉被砍断被烧毁的肢体重新长出来,甚至可以让死侍从一堆骨灰里慢慢复原,但是却不能治好冬季那双本就破破烂烂的手上遍布的红肿的冻疮。


冻疮很痒很热,但是韦德一开始毫不在意。一点小痒小痛根本无法让天天与血腥和止痛药为伴的雇佣兵去注意到这是个问题,他只是有点头疼冻疮让他的手肿得快要塞不进他那精心设计的帅气手套了,这真的很影响整体设计的美观好吗?!这很不专业,很有可能会砸了他的雇佣兵招牌的!

“所以这就是你担心的吗?韦德,或许你应该擦一点药膏什么的—”

“诶?这算是在关心哥吗?难道Spidey以前也长过冻疮?”韦德脱下手套提着他那双恶心的、肿大的爪子又凑近了些说“其实不用擦药啦……让我的baby boy亲一下我们的自愈因子就能把它治好!”

彼得本能地往后退了一些

『看吧他果然被我们恶心到了』

「你的大猪蹄子肿的都比人家脑袋大了」

死侍沉默着,但彼得猜他脑子里的声音又开始说话了。彼得觉得自己又陷入了熟悉的“死侍”困境里,他知道韦德又要开始妄自菲薄了,他有时候就像打地鼠游戏里恼人的小地鼠一样,不断地钻出头来烦人却在与外界有接触之前突然缩回黑洞洞的安全屋里。但是彼得不想他再这样了下去了,他想走出困境,他想帮他。他知道韦德的退缩是因为害怕,害怕那些具象化的锤子一下一下砸在他纸糊的自尊心上。可是外界带来的不只是伤害与嘲讽,不只是异样的眼光、惊吓或者路人的尖叫,还有关心,还有陪伴,还有、还有……爱!


两个人之间总有人要跨出那一步的不是吗?

那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真的吗?韦德,你保证没有骗人是吗?”彼得出人意料地伸出手轻抚着韦德红肿的冻疮

“嗯?小蜘蛛你说什么?”韦德显然被吓到了

“算了”话音刚落,彼得用一只手卷起面罩露出形状姣好的唇,轻轻低下头去。英俊的下半脸与那双覆盖着难看皮肤的手越来越近——

死侍从来没感受到自己心跳竟然可以这么快,但是肢体却像被冻住了一样。他得动起来!他得阻止这个善良的男孩儿!他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他不配!他不就是想开个玩笑吗?天呐他就脑子一热顺口一说而已!这年头言论自由都是假的是吗?!更重要的是——他不想让男孩后悔!天呐!他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啵——”


轻微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很快消散在冬季的冷风中,但是那奇妙的、柔软的、有点湿湿的触感混杂着冻疮的痒热顺着韦德不甚灵敏的神经末梢直直地传到大脑皮层,像炸开了一场盛大的烟花。他觉得晕乎乎的、软绵绵地,韦德像被吹大的气球快要飞起来似的……天呐!


他混乱的神经中枢断断续续地处理着这个奇怪的行为,这太超过了,这从来没有发生过!


“你好了吗?Wade?”

是他的男孩在说话吗?他听不太清,他该怎么回复?


“Not yet……I guess?”

现在是他自己在说话吗?


男孩笑了,他慢慢掀开自己的死侍面罩,他靠近了


不!!!

「他看见了我们丑陋的脸!」

『我们怎么才能让这个小帅哥不吐出来』


什么美妙的事情发生了


然后,那些尖利的叫喊消失了

只剩下羽毛轻抚过脸颊的声音

等等那真的能发出声音吗?


Wade Wilson得到了Peter Parker的一个吻

和全部的爱



—fin—




******

死侍的世界一直阴云密布,又冷又潮

但是现在阳光洒了进来,温度也升高了

死侍的冻疮好了。






写在后面:第一次尝试着写spideypool这样的大热cp🙉好吧其实dp右位很冷(冷逆体质使然)补了一些漫画和斜线刊,编辑们真的好狠啊(;´༎ຶД༎ຶ`)【不过打破第四面墙爆头D编真的很爽哈哈哈哈】这个小短篇的灵感来源于北方的冬天真的好冷啊!!!对我这个南方小孩太不友好了!取快递手都要冻掉了!!!就开始想dp会不会怕冷呢?手上长冻疮了会好吗?嗯要小虫好好疼爱他!【什么痴汉脑回路

spideypool好搞就好在 小虫是很温柔的人,他拥有普适的善良,所以他虽然嫌dp烦,不认同他无差别地使用暴力,仍然会把他当作自己的同伴,想要拯救他,想告诉他他值得更好的对待,想告诉他这世界其实有很多的柔软与温暖。小虫能给dp的,恰好是dp向往却觉得自己永远也得不到的。

好了我不讲废话了 总之spideypool🔒死!🔑我吞了

感谢你看到这里🙇🏻‍♀️有缘再会

【Roquill】你跟浣熊接过吻吗

*说好的考完试搞🚀🌟

*非常非常短小

*没啥剧情的小甜饼?

————————————

你跟浣熊接过吻吗?

想知道是什么感觉吗?

你猜猜它有没有嘴唇?

会不会撞到它黑黑圆圆的小鼻子?

敏感的胡须是不是也能跟着轻颤?

是不是也会陶醉得闭上那双清澈又犀利的眼?

小而密的牙齿锋利吗?

它的口腔是什么味道的?

要是不小心啃了一嘴毛怎么办?!



Hey,其实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能接上吻就算是稀罕事儿了。浣熊别扭得很,特别是会骂脏话会打人那种,你看吧——他总是用最恶毒和刻薄的话表达一切情绪


“我来救你只是为了证明我比你强,
然后用这个嘲笑你一辈子!”

“谁要你他妈个特蓝人帮老子解决?!
为了炫耀你技术好?”

“你真是我见过最操蛋最自以为是的人了!
人皮扛不扛揍心里没点儿B数?
待会儿被打爆别想让老子给你擦屁股!”

“希望你爸不像你这么混蛋,小孤儿”

“你语气应该再酸一点!”

“要不是赏金老子早趁你睡觉把你绑去卖了”



他自我意识过剩、缺乏常识、金钱至上、不通情达理、以自我为中心……千万别和他交朋友,你根本从他那儿得不到任何温暖和同情,除了嘲笑挖苦就是不过脑子的言语伤害。

不过他却是一个好搭档,关键时刻总能救你一命那种。无论是不要命地开着飞船直直地冲过来还是扛着那看起来就千斤重的枪面目狰狞地扫射,这种不怕死的勇气和魄力,再加上他的智慧,这就是一个值得依靠的好战友,如假包换。让你放心地把后背交给他,义无反顾地向着满眼的炮火冲去,杀出一条血路。



我觉得我的思绪飘得太远了,每次鏖战过后都会有这种情况。可能不管怎样,为了赏金也好为了正义也罢,那么多生命是实实在在地从自己手中流逝,难免有点不真切,精神恍惚,埋在内心深处的感觉才会肆无忌惮地把你包围。

刚刚处在讨论中心的浣熊先生现在正向我走来。越来越近,脸上的复杂又危险的神色也越发清晰,制服上混着血污和尘土

越来越近,

不能再近了。


还记得我开头说的吗?
现在我来回答你

我可是个实用主义者
因为我一直相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我正在跟“浣熊”接吻

我不得不承认这感觉棒极了,仅次于前/列腺高潮

他有嘴唇,薄薄小小的两片,有点凉丝丝的

圆圆的小鼻子在我脸上蹭着,显得可爱又笨拙

胡须放松着耷拉下来,毫不设防

不同于往日,他今天半睁着眼,有种意外的温柔

你可得注意好尖牙了!别被划伤

虽然带血味儿的吻更激烈更有他的风格

味道我形容不出来
大概是想要更多的味道

嘴里有毛很正常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那么勤于刷牙



plus:浣熊先生很讨厌别人叫他浣熊,他自称“Rocket”,这名字就像他本人一样炸毛。
就我开头提出的几个问题,我想,没有人比我(彼得·奎尔,伟大的星爵,银河护卫队队长,火箭的限时恋人兼固定床伴)更有发言权。


———Fin———

品一品我们Owen爸爸的翘臀、手臂和细腰
为什么要考试周 你RUC的期末安排阻止我搞帕

【锤星】The Chain

*略狗血小言预警(不是小甜饼
*我流ooc
*私设如山
*锤星真是好文明我要吹爆!

假如雷神3thor失去hammer后阴差阳错遇到了银护……
时间线接银护2结局


0
“And if you don’t love me now
you will never love me again
I can still hear you saying
you would never break the chain…”

1
奎尔用Zune听着他的Awsome Mix Vol.2
这是勇度送给自己的礼物
他其实不想承认这是最后的
但这就是事实
他有时会感到悲伤 但是又流不出眼泪来
更多的是遗憾 自责
他现在其实过得很好
比以前更好
而且在某次任务中他意外地发现
自己身上的神力没有消失 只是减弱了些
也就是说他现在是半个天神
虽然自己恨透了那个人渣
巴不得把从他那儿继承的东西从自己身上全部剔除
但不得不说
战斗的时候确实很管用

他更有理由什么都冲在最前面
他要保护
他不能再失去了
起码跟他生死与共的家人——the guardians
一个都不能少

他们可是银河护卫队
是要开着米兰达号拯救整个宇宙的英雄们
他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2
事情在那一天有了改变
一块巨石一样的东西撞上了他们的飞船
打乱了他们正热火朝天的牌局
正准备开雨刮器的星爵猛然发现:
老天啊那居然是个人!

英俊的面庞 钢铁般的肌肉 流畅优美的身体线条
构成了让宇宙中任何一种生物都无法抗拒的魅力
老天啊这在茫茫宇宙中恰巧撞上他们飞船的
居然还tm是绝世大帅比!
说实话奎尔是有点嫉妒的
特别是当他醒了之后一开口说话
天呐tm的声音还这么低沉性感
真是要命了!(老子都快硬了!)

在经过简单的交流之后就更不得了了:
人家还是个天神——奥丁之子 嫡出 王位继承人
这样一来身为半神的自己真是恰好被压了一头
显而易见的是护卫队众明显冷落了自己
一个个傻不愣登围着那个新人转悠
动不动就强行比较 一捧一踩
“你们都是花痴……不对、是毒唯吗?!”
奎尔忍不住吐槽

本来还想着跟帅哥交个朋友
这下倒好…
呸!奎尔现在都不想跟那个傻大个儿同框

3
高贵狂野的天神一直都很忧郁
也是
毕竟父亲死了弟弟下落不明自己还被姐姐吊打
这经历搁谁都不好受
所以护卫队的大家才对他百般关心
其实奎尔早就知道这一点
在他第一百零八次看到天神从窗边静静地望着星河时
忍不住在他旁边坐下 并递给他一瓶酒
天神显然是有点讶异
因为这位船长之前可不像其他船员那样跟他亲密

奎尔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大概是什么母亲病故 亲爹是个人渣不过好在被干掉了
但是一直以来的养父也离开了
悲伤的过往被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
甚至说起这些时 表情都是微笑着的
似乎在讲某个不认识的小可怜的事

天神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越发让他着迷
同样不幸的命运却能被他用玩笑化解
他活得坦荡笑得洒脱
金发耀眼 皮肤白皙 绿色的眸子闪着光
似乎都照亮了他心中所有阴暗的角落

“我叫索尔”
“嗯——什么?”
“我是说我的名字。索尔。”
“哦,也没什么特别的嘛…我还以为神的名字会比较不一样……“
奎尔撒了谎 他一直很擅长
他其实觉得索尔这个名字好听极了
当时就把这两个字刻入心间
连同着对方说话时温柔的神情
特别是那让他情不自禁深陷的汪洋大海一般的眼睛
一起深深烙印在自己的记忆中

4
索尔正式加入了银河护卫队 虽然只是暂时的
全队都很欢迎 而且是由奎尔宣布的
本以为天神的加入会大大提高武力值
但结果好像有点差强人意
诚然 天神是不会死的 伤口也愈合得快
天生的力量以及百经沙场的经验
让他当之无愧一名出色的战士
但他们以为能看到更不一样的东西
类似于一种不可抗拒的神力
让万物众生只有臣服和感叹的威严

索尔曾经说过:神都拥有属于自己的神力
但是自己心爱的武器被姐姐海拉毁掉
神力没有媒介施展 所以才是今天这个样子
索尔好像很容易自责
这可不符合银护的作风
于是奎尔拍着他肩膀说
“别这样,风头我星爵来出就够了,你负责门面!”
索尔还是笑了 他必须得承认的是
这个嘻嘻哈哈的星爵因为拥有某种星球力量的原因确实比现在的自己厉害
但他还是对这个人每次不要命的做法持否定态度
“奎尔,即使你是半神也不能这样随意消耗力量,伤口愈合得快也是会疼的,这我很清楚—”
说着一只手搂上了奎尔的腰
惹得刚刚得瑟的人一下子红了脸庞


“Drax,他们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
“I am groot!”
“小孩闭嘴!没问你!”

5
事实证明天神好像真的有寓言能力
最近奎尔的力量好像越发不稳定
总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愈合能力也有所下降
不过他把这些原因都归结于最近太累了
至于为什么嘛……
那得问那位性感得要死的天神了
神的性.欲都这么强的吗?!
自己真是遇人不淑 揉着酸痛的腰的星爵这样想着

让奎尔真正感到害怕的是一次危险的救援
只有他和索尔一起行动 其实是他故意支开旁人
但没想到的是他们中了敌人的埋伏
寡不敌众 他们很快败下阵来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外星人的利爪就要扎穿索尔的胸膛了
正准备跟敌人对抗的奎尔突然发现自己无法集中力量
蓝色的光无法聚集成实体
而索尔似乎还在刚刚的击打中处于昏迷状态
连脑子都没来得及转的奎尔立马以最快速度移动到索尔身后 硬生生扛下了这撕心裂肺的疼痛

索尔是被一声清浅的呼痛唤醒的
睁开眼看到恋人血肉模糊的后背他几乎是一瞬间的震怒
幸好奎尔还没有晕过去 还在说着“快!趁现在”
索尔凭着本能一手掰断了这该死的尖爪
再狠狠地向心脏刺去 一击毙命
心急地赶回来看着刚受伤的人
却发现他已经和往常一样呲牙咧嘴地嬉笑着 只是不停强调着刚刚有多痛 他该怎么报答救命之恩
“别装了奎尔,即使你伤口愈合再快现在也很疼—”
慢慢蹲下身去 像是最高贵的骑士发出邀约
“上来。我背你回去吧—”
“你背得动我?我可也是个大老爷们儿呢!”
话没说完就爽快地跳了上去
还真是不坦率呢
索尔想

6
日子一天天过着
只不过这两人的关系却不如之前如胶似漆
“看吧,这就是过了热恋期的情侣—”
火箭煞有其事地评价道
索尔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总觉得最近的奎尔很奇怪
不 应该说是自从上次自己背他回来之后就一直这样了
好像总是躲着自己
尤其抗拒身体接触
他好像更瘦了 更白了 但他也不是很清楚
不夸张地说 自己都很久没见过奎尔换衣服了
他也问过奎尔 对方的回答貌似也很官方
什么…距离产生美
老天啊 他们曾经都那么零距离“交流”过了
现在才来说什么“距离”
不过一向对恋人宠溺的天神决定尊重他
万一对方玩儿腻了呢?这也不是没可能是不是?
但他们还是会很热烈地接吻
只有那时索尔才能感受到对方浓厚的感情
一点儿不比自己少

这样也不赖
只要奎尔不离开自己
他什么都不怕

7
让索尔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他们降落在一颗星球上进行着任务
突然至高族上门来找麻烦
人数不少 确实是件棘手的事情
奎尔打开面罩正准备理论
索尔觉得他的脸色苍白得不正常
靠近了些当作保护
离他近了才发现对方的呼吸不稳 站得也不直
身体仿佛不堪重负地在悲鸣

下一秒
眼前人就像断了翅膀的蝴蝶一样脱力地倒下
他和敌人一样都惊得瞳孔放大 身体迅速地去接住他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新战术吗?
但在接触了对方身体之后索尔瞬间明白了一切
奎尔额头滚烫的温度带着最近这些反常的表现一齐涌入他的大脑 像一双大手 把他的心揪紧 又疼又酸
愤怒 震惊 自责 愧疚 各种情绪在将他拉扯
他气红了眼
把怀中人交给了同样担心的卡魔拉之后
他默默释放着什么

这景象看到的人大概一辈子也忘不了
轰隆隆低沉的声响盘旋在每个人的头顶
万里无云的晴空瞬间电闪雷鸣风雨交加
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中心站着那个发光的天神
他的双眼被雷光充满 满身的肌肉周围萦绕着闪电

那是神的力量
一时间让人忘记了所有动作
接着是一声怒吼 人心都跟着它的频率震颤
之后便再也看不见任何事物

雷神降世

8
被救回来的人此刻正躺在床上
红色皮夹克和T恤背心都被小心翼翼地脱掉
伤痕累累的躯体暴露在空气中
银河护卫队的每一位队员都噙着悲伤和自责

原来他们这位做什么都冲在第一个的船长
是托着这样一副身体在战斗
原来他的愈合能力已经退化到这种地步了吗
他们不禁想起奎尔好像很久没有使用ego星的力量了
更多的时候是使用元素枪
然而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常常受伤
笑着说愈合快 他可是半个天神 就像索尔

奎尔发现自己的力量会逐渐消失的时候崩溃极了
这意味着他不再是那个有能力保护所有人的leader了
这让他感到害怕 感到不安
他害怕失去
他承受不起

于是他选择隐瞒
虽然他承认这是十分愚蠢的做法
但他也不愿他的家人受到任何伤害
他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他要保护大家 像他一直以来做的那样

但是他却实实在在伤了大家的心
特别地
伤了索尔的心
就在他失去意识前
他后悔极了 他真的不该一个人抗下所有
这对不知情的人来说太残忍了
他看着索尔抱着他 带着他从未见过的悲伤表情
他知道自己错了 他觉得无法挽回了
他第一次这么不想就这样一直睡下去了
因为值得留恋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可是他好疼好累啊


9
蔓蒂斯在治疗奎尔的时候说
“奎尔体内的神力在一点一点地消失
在现在这个身体状况之下的话
等到神力消失殆尽的时候
也就是……”
螳螂女说不下去了 她的声音止不住地颤
整个人也是

整个护卫队的气氛都降到了冰点

索尔望着安静躺着的恋人
自从那天回来之后就一直沉默着守在旁边的男人开了口
声音竟是出奇地冷静
“那如果…我将我雷神的力量传递给他呢?”
低沉沙哑的嗓音掷地有声

毫无疑问这个想法就像是火苗
照亮了整个米兰达号上的希望

10
“唔…这是……怎么回事”
绿色的脸 触角 树 奇怪的纹身 还有浣熊
不得不说一醒来就看见这样一群傻子注视着自己
是真的会大脑当机 恍如隔世的

花了整整十秒来反应的奎尔总算搞清楚了
他没死 护卫队救了他

还没来得及真情实感一番抱着他的家人们痛哭一场
疼痛的感觉抢先占领了高地
“欧天呐,我的头好疼全身都好疼……”接着蹦出一大串少儿不宜的单词短语

护卫队众见此情景立马散开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一句话都没说
这是某种新型整蛊吗?奎尔不解
他可是差一点就挂了诶!
好吧 虽然主要责任在他
但他出发点是好的啊!

“喂——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不这样了,你们别计较——”话没说完就被一双熟悉的大手抚上了肩膀
“别说了奎尔,其实他们都高兴的想哭只不过跟你一样别扭而已”这该死的性感声线自己想念极了
带着这样的念头奎尔动了一下手指
却意外地放出了一些电火花

“这是什么?!等等…难不成你们为了救我把我改造成机器了?!天呐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征求一下意见好不好?!”

“奎尔别着急,你还是原来的你,不是机器…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你现在拥有了和我一样的神力,你忘了吗?我是雷神”

说起来奎尔昏迷的这几天脑子里最深的印象就是那轰鸣的雷声了 安抚着他的内心

“这可以让你拥有和以前一样的力量,半天神”
索尔微笑着 蓝色的眼睛又在迷人心窍

“好吧这听起来是不错,但你是怎样做到的?”
索尔的笑愈发深了

“某种体液交换,你知道的,类似于DNA片段交换—”
“什么??!!你居然趁着我昏迷擅自——天呐!不用说了我们分手——唔…嗯呜呜——”

索尔毫不犹豫地选择堵住恋人开合不停的粉嫩双唇
似要把一腔柔情都诉说给他听
让他知道 ——
爱是最有效的愈合剂



-fin-
我虽然狗血 但还是下不去手虐他们 锤星相性太棒了我没搞过这么棒的cp 感谢你看到这里

被推上的隐藏糖击中!!!朋友们这是牵手啊!!!建议大家能翻墙的翻墙,推上简直吃粮吃到怀疑人生【侵删

有比锤星更好吃的cp吗?!没有了!!!我单方面宣布他俩互为灵魂伴侣 等我闲下来一定要搞他们!!!脑子里的黄色废料太多 我要开锤星飞船 !!!

【青葱】白痴 (短/fin)

*我流ooc
*无剧情pwp
*很短

土方十四郎是个白痴。

这个事情真选组人尽皆知——
毕竟没有哪个正常人能对蛋黄酱如此执着总是见缝插针不遗余力地安利狗粮(冲田语

也没有哪个正常人如此隐忍傲娇遇到大事总是死扛到底打碎牙也和着血往肚子里吞(这点倒是和万事屋老板比较合拍

当然也没有这样占有欲极强的“家长”总是处理不好和自家小鬼的关系整日于炮火中不安稳度日,而且…似乎还乐在其中?

“土方先生果然是抖M吧”

身在真选组总是能听到类似的吐槽。
不过全组上下敢如此挑衅鬼之副长的也只有一人——此刻正戴着眼罩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翘班

对。
光明正大地翘班。

不过关于这点冲田有话要说:
这次翘班可是有理由的。

当然不是瞧不起工作这种价值观错误的理由,意外地也不是瞧不起土方先生这类又红又专的理由。

——他生病了,他能清晰地感觉到。额头是烫的,但还是觉得冷,大脑中枢只有一个指令在反复着:疼痛。莫名其妙的气流从气管中往上顶,他抑制不住地咳嗽,又痛又痒,而且停不下来,胸腔里有个器官仿佛在悲鸣,火烧火燎。
他不是铁人,他需要休息。

所以,这是他第一次不是自愿地翘班。这种深深的无力感使他感到恐惧,他不愿回想上次有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他只是本能地隐瞒和逃避

堂堂真选组一番队杀人队长冲田总悟其实和土方副长是同类人——都是白痴

不过这就是个秘密了。

毕竟没有哪个正常人会暗恋自己已故姐姐的此生至爱对不对?更何况自己拆的还是双箭头,官方盖章的cp

当然这就是秘密中的秘密了

这是天生心里就黑暗的冲田自认为最黑暗的角落了,所以他早就决定把这件事烂在肚子带进坟里一辈子不让它见光。


其实说不渴求是假的

说自己不再沉湎于这种点到为止的关心和宠溺也是假的

挂在嘴边的土方去死是自己的真心话,只要那个麻烦的家伙死了自己就可以活得坦荡笑得洒脱,说不定现在正躺在姐姐的怀里撒娇等姐姐照顾自己呢。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独自消化伤痛,就是抱着那一点儿可怜的倔强不肯撒手——这种不坦率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

身在万事屋的土方十四郎打了一个大喷嚏

肯定又是总悟在咒自己去死,土方腹诽道。

“哟~多串君又被哪个吉原的花魁惦记了啊”
拿着棉棒上药的万事屋老板恶意地戳了一下伤口,不出所料听到了土方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我说啊,副长大人,你这样挂了彩不去医院不回屯所到我这个做小本生意的店里干嘛?万事屋虽然什么委托都接但可不是什么流浪动物救助中心啊”

“哈?不是给你钱了吗?起码够你买一个月的巧克力巴菲了吧你个糖分控!再说谁是流浪动物啊?!喂!轻一点啊你—”

“你这样瞒着你家大将和小鬼到底是图个什么呢?”
要说图什么的话,大概是一个安心吧

“再说啊多串君,你就肯定你家那性格恶劣的小鬼就没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吗?”

话没说完坂田就被土方欺身而上,单手把银卷毛的衣领揪出了花,力道大得出奇,声音沙哑得像刮过枯草的金属皮

“总悟?他跟你说什么了?”

“喂喂,你先放开我。阿银我可不是犯人,不习惯被人居高临下地审问。你不是家长吗?还不清楚自家小鬼发生了什么?”

是。要说清楚他肯定是最了解总悟的人,但正因为了解,才知道他会更加卖力地隐瞒一些事情——
片刻的安静之后土方便放开了手,起身配好了村麻纱就准备离开。

“喂——绷带还没缠好——”

回应坂田的就只有一叠钞票落地的声音了。

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的万事屋老板不急不慢低点着票子—

「真是白痴。

给多了啊。这明明可以买三个月的巴菲。」


*****


才走出歌舞伎町,土方一抬眼就和刚刚存在于对话核心的小鬼撞上了目光。虽然对方看到自己像看到傻逼一样的表情一如既往地让人火大。不过——
少年的精神状态很不好,一目了然。
快步走过去一把抓住冲田手腕就往自己怀里带
「好烫」
这次冲田意外地没有任何反抗
「已经病得没有力气了吗?」
僵持了一会冲田开口:
“喂,土方混蛋放开我,当街猥亵未成年吗?”

“乱说什么?我说你是白痴吗,生病不知道去医院?”

“被人砍了不治的白痴狗粮混蛋尼古丁中毒没资格说我。”

“喂你至于加这么多定语吗?嘛,算了…”

说着便撤了手缓缓蹲了下去

“上来”命令的语气

“什么?”

“我背你。
你走不动了吧,快上来”

“就不怕我在背后猛戳你伤口让你失血过多而死?”

“你这小鬼病成这样嘴怎么还是这么恶毒,爱上不上,你以为老子这么想当苦力?!”

话音刚落一股重量便稳稳落在自己背上。
隔着黑色的衣料他还是能够感受到少年灼热的温度。
把他的心揪紧,却莫名有一种力量在血液里流动,抚平土方之前所有的不安和烦躁。
栗色的小脑袋服帖地搁在自己的颈窝,冲田安静得很,不知道是不是累得睡着了

土方不想回头确认

他只是抬抬头看了一下天

暮色四合,
今夜的月色很美。



在高银文里看银桑意识不清管高杉叫小晋或者晋助(shinsuke)就像在青葱文里小总管土方叫十四(toshi)一样 虽然ooc过头显然不太可能但是就是十分十分地戳我G点。称呼这种东西我真的是异常在意!

一直都想给你写点字儿
但是又怕我这一腔自作多情的热忱
不小心扰动了光风霁月一般剔透的你

借这个美好的日子说两句:

我到底喜欢你什么呢?
大概是喜欢你才出道时的青涩可爱
还喜欢你与生俱来的自信和气场
你就是一个为舞台而生的人
唱起歌来闪闪发光

你总是让我惊喜
一举一动都让我涌起饱满的情绪
我每次都觉得不能更爱你了吧
但现实就是你总有办法让我再多喜欢你一点儿

你怎么这么棒啊
我时常在心里感叹
身在如此浮躁喧哗的圈子里
你却真真实实地散发着光芒
耀眼又持久

坚持往往是最难得的
但是这仿佛是你最擅长的东西
无论是保持对这个行业的初心
还是善良与真诚

真的很难不被你打动
要说我最羡慕你的
大概就是用力地生活了吧
你的生命是燃烧着的
一如你最爱的摇滚乐
肆意潇洒却又温暖坚实

你是太阳

你是自由的

我的爱永远只是支持与祝福
不奢求成为你的力量更不愿成为任何束缚

不奢望合照 不指望被翻牌
也更没设想过“在各自的专业遇见”

我就想简单地坐在观众席 看你演出
就想安静听你唱歌 听完尖叫 流泪

生日快乐啊~
三十一岁的大男孩
爱唱歌的大男孩

平安喜乐
幸福顺遂

我爱你❤️